你好,欢迎来到天一大联考官网

2005广东理科榜首:我和老师的期待可能有落差

发布时间:2017-08-03 14:50:03      文章来源:大洋网-广州日报

摘要学生时代的王凝,可以用“天之骄女”来形容:在广雅中学读书时,从没排过第二名;在北大,她曾担任学院学生会主席。不过,现在的王凝既没实现当初的文学梦,也没有成为当初预设的教授,而是成为了一名建筑设计师。

王凝毕业时和父母在一起

王凝毕业时和父母在一起

王凝

王凝

昨天,王凝在芝加哥完成了自己的终身大事。这距离她上次成为高考榜首已经过去了12年时间。

学生时代的王凝,可以用“天之骄女”来形容:在广雅中学读书时,从没排过第二名;在北大,她曾担任学院学生会主席。不过,现在的王凝既没实现当初的文学梦,也没有成为当初预设的教授,而是成为了一名建筑设计师。

虽然现在也有“同龄压力”,但在王凝看来,如今的生活正是自己喜欢的模样。她坦言,从榜首光环到平凡生活,也经历了一个痛苦的过程,“我开始觉得非要跟精英主义较劲,会活得非常痛苦。不如慢慢放平。”

王凝的生活从小就没离开过光彩。2005年,她成为广东省高考理科榜首,只能说是一次光彩的全面绽放。

然而,王凝毫不轻狂,至少经历了高中之后的这段人生,她越发平和起来。

从学数学到建筑设计

王凝并没有给自己的学习生涯做过多的设计。高考结束后,她最初接触了已经在北京大学(分数线,专业设置)就读的校友,在他们的影响下,王凝选择了到北京大学。

大学入学后,王凝选择了元培实验班数学专业。高中阶段的王凝,对数学有种又爱又恨的情绪,攻读数学专业,或许是因为不服输。

不过经过大学前三年的学习后,王凝发现整天跟数字打交道似乎有些枯燥。作为高考榜首,总显得比成绩一般的学生更接近梦想,但王凝的梦想到底是什么?那时,她还没找到答案。

临近考研,王凝选择建筑学这一专业,或许是因为受到了做建筑工程师的父亲影响。但更多是一种慎重的选择,“理性思维是我的强项,但同时我很喜欢有设计感的东西”,在王凝看来,建筑学正是两者完美的结合。

“有一门技术,至少不会饿死吧?”王凝当时的确是这样想的。这次选择读研的学校,王凝把全美建筑学专业排行前十,培养出大师最多的学校,全部列了出来,分别申请了一遍。

凭着优异的成绩,她很快收到了密歇根大学安娜堡分校的录取通知,这也正是她理想中的学校。就这样,王凝开始了人生的一次重大转向。

两次跳槽换三个公司

在王凝回忆中,整个学习阶段,都是充满快乐的,虽然每天都充满了挑战性,但相当有成就感。学建筑学的经历,是她最幸福的时光之一。“这个专业没有让我失望”。

王凝说,到了工作阶段,可能不少人是另一番感受,“在国内,不少女生读建筑系是冲着林徽因去的,但到后来,也有人受不了超大的压力,去开网店了。”

2012年,王凝在完成了三年的研究生课程后毕业。王凝从来就不是一个三分钟热度的人,但在毕业后的五年时间里,她却换了三个建筑设计公司。

原因很简单,前面两家公司,是主要给美国本土居民的房屋做设计的,“美国的建筑经过了一个高速发展阶段,把更多的精力投入到木制结构的小房子上”。在王凝看来,这很难施展开自己的手脚,离理想中的职业也有巨大的差距。

经过两次跳槽后,王凝终于找到了心仪的公司。这是一家专做超高层建筑设计的世界知名企业,曾给珠江新城的超高层建筑做过设计。

王凝现在的客户大都不是欧美国家,而是一些经济上高速发展的国家,比如中国。一旦有来自中国的业务,王凝的沟通优势就显而易见了。

这两年,王凝在建筑设计上做得风生水起。她主导了2017年阿斯塔纳世博会部分展馆的设计,还接手了一个来自苏州的超高层建筑设计任务。

更愿意做执行者

王凝虽然很想回国,但她认为现在还是“最好的学习阶段”。毕竟这些国际顶级的建筑设计公司技术仍在世界领先,“有一些建筑方面的专有名词,目前在国内还没有对应的译文。”

在她看来,“国内不缺好的设计人才,但在技术力量上,还需要向顶级的设计师学习。”

王凝把这看成一个积淀的过程。虽然她认为自己并不是个很有野心的人,但将来能创立一家建筑设计公司,仍是她的梦想,“只是现在还离得比较远”。王凝说,她现在所在公司的创始人也是到了70岁才自立门户。

虽然认识王凝的人都知道,在北大读本科期间,她是校学生会主席,在社团活动中相当活跃。但对于这一“领导者”角色,王凝认为这完全是“意外”。本来只想当文娱部长,组织一些活动,没想到被大家推到“一把手”的位置上了。最后,她只好硬着头皮上。

到现在,她依然认为自己并不是一个“领导型”的人才,虽然在那段时间里,她为人处世的能力大大提高,但“不主动担任领导者”的心态却延续到现在。“只有在团队里没有一个领导者,我才会‘挺身而出’。”王凝说,“一旦团队里有领导者,我一定会毫不犹豫地让领导者‘带我飞’。”

对话:

我和老师的期待可能有点落差

广州日报:很多人都在关注你的发展,认为你或许应该比一般人更早一点成为行业领袖,你怎么看?

王凝:其实高考之后到今天,我经常会想起小时候读《世说新语》,看到旁人说孔融的那句“小时了了,大必未佳”。它就像回音一样,让我一直都有危机感和不安全感。我希望自己能努力成为一个“佳”的人,至少在我自己的标准里是“佳”。

你说的“压力”肯定是存在的,但并没有那么严重。但比起“积极做领袖”,我是一个更多关注自己事业的人,更在意自己喜欢的事是不是做到了最好。

广州日报:现在偶尔回国,感受到周围人是怎样的眼光?

王凝:其实并不是太清楚,周围的人都很宽容。

如果说一个20多岁的人会感到迷茫,我现在已经31岁了,要还不知道自己看中的是什么,也太糊涂了。可能老师对我期待会有点落差,他们期待的我,是读完博士,然后成为大学教授。我没有去做研究,可能是没发现自己有这方面的天赋。

不过现在,我找了一个博士老公,算是一种“弥补”吧(笑)。

广州日报:你对自己高考之后的这段人生之路如何评价?

王凝:这段经历没有什么特别的坎坷,还是挺满意的。这并意味着我不是个争强好胜的人,做建筑的人不能跟其他行业的人进行比较,但在做建筑的人里面,我一定要做得比较好。即使收入不是最高,但也不能因此而沮丧。虽然这份工作很累很辛苦,但掌握这门技术,至少不会饿死。我觉得喜欢自己所做的就好。

广州日报:这些年来,你觉得榜首身份对你的影响是什么?

王凝:可以分几个阶段来看吧。一开始,是给予人盲目自信。当然年轻时有勇气、有自信是一种很好的状态。随着人生经历的增加,特别是出国多年之后,我意识到需要放下这件事。接着,我发现自己跟很多人都是一样的,同等水平的人比比皆是。

这段时间,我也经历了一个痛苦的过程。我开始觉得,非要跟精英主义较劲,会活得非常痛苦。不如慢慢放平,甚至进入自黑状态,我常常说,可能高考考头名花光了所有的运气。

0

考生评论

Tydlk.cn 1995-2017 天一大联考官网版权所有 河南天一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豫ICP备09038013号

服务专线:400-659-7013